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

2018-12-25 17:21

12月21日,刘伟强执导的电影《武林怪兽》全国上映,武侠加喜剧的题材对于以拍警匪片见长的刘伟强来说无疑是一个全新的尝试。

作为影片中的特别出演,周冬雨饰演专注于造反的义军成员熊娇娇。

影片中,熊娇娇在截“官”救贫的过程中和怪兽“招财“成为朋友,而在与《腾讯》一线的对话中,对于绿幕前的表演,周冬雨直言并不习惯,“我比较倾向体验派,因为体验派对于演员来说会更简单一些,每次拍特效我都特别害怕做得不够标准。”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

谈到熊娇娇的明恋对象——师兄甄剑(由陈学冬饰演),周冬雨说这是第一次和陈学冬合作,并用“博学+分寸感”形容对方。“他爱好很多。前段时间还在学催眠,正好那天我特别困,直接把我给催睡着了。”自认为很“二”的她,对于陈学冬的分寸感,表示很羡慕,“他在台上说话有分寸,很搞笑也很绅士,这是我无法企及的”。

喜剧很难演,一不小心就会被观众讨厌

腾讯《一线》:因为电影是动作喜剧片,会因为喜剧成分,让拍摄比较轻松么?

周冬雨:我觉得喜剧真的挺难演的,其实之前很多演员前辈都说过

喜剧是最难拍的,因为要想让观众看得很开心,那个度是很难把控的。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要么演出来撒狗血,要么就不够搞笑,一不小心就会让观众讨厌。所以对于我本人来讲,喜剧真的挺讲究的,我觉得还是要去学习。

腾讯《一线》:电影的动作部分,对你来说是挑战么?

周冬雨:其实我在电影中动作戏份比较少,没参加专业的训练,也没吊威亚,所以还好,比较轻松。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

羡慕陈学冬的分寸感,与古天乐合作心怀敬畏

腾讯《一线》:和陈学冬对手戏感觉怎么样?他是有搞笑天赋的演员么?

周冬雨:他很幽默,觉得他挺博学,爱好很多。前段时间他还在学催眠,正好那天我特别困,直接把我给催睡着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我特别困,还是他真的催眠很成功。他性格也很开朗,很绅士。而且他搞笑天赋很高,特别聪明。觉得他很有分寸,这个是我永远无法无法企及的,因为我太二了,这一点很羡慕。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个举手投足有分寸,很淑女的人。而且我真的感觉挺幸运的,拍戏合作的人都特别好。

腾讯《一线》:和古天乐的对手戏感觉怎么样?对古天乐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周冬雨:其实我们没有多少对手戏,大部分时候是群戏,见到他觉得他真的很年轻,感觉他性格比较安静。他是我的前辈,觉得他是个榜样,拍戏的时候还是怀揣着敬畏的心。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

演员要学会自我催眠,每次走红毯都想象自己是超模

腾讯《一线》:因为片中你和怪兽“招财”对戏的部分还挺多,而且我看很多都是面部表情表现的戏份,想问下现场是怎么处理这种无实物的戏份的,需要发挥哪些演技?

周冬雨:真的很烦,不是很喜欢这种凭空想象的戏,我比较倾向体验派,因为体验派对于演员来说会更简单一些,每次拍特效我都特别害怕做得不够标准,而且觉得演员的想象力就是这么被培养出来的,多亏我是水瓶座,有很多想象力哈哈哈哈。

腾讯《一线》:所以拍这种绿幕会不会有什么心得?

周冬雨:我觉得这就是要自我催眠,自我麻痹,打一个比方虽然很无厘头,就像我每次走红毯,因为我个子没有很高,所以走红毯我都会催眠“你是一个一米八的超模,非常有魅力,你现在要签名了,你现在要向媒体挥手微笑,非常得体!”,然后绿幕拍摄也要这样,心里想着“那确实有个人!”

腾讯《一线》:当时的发型很短,怎么去处理古装造型,自己还满意么?

周冬雨:电影中我是烫了个爆炸头,然后拍的时候要定型,塌了之后要转一圈喷发胶,其实演员都要这样,不过生活中我是那种挺讨厌化妆,不喜欢发胶的味道,有的时候洗脸都不愿意洗。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恋,自从我喜欢戴帽子后,好像很多女生都开始戴了

腾讯《一线》:因为演了不少喜剧,觉得自己有喜剧天赋么?未来对于喜剧会不会有什么计划?

周冬雨:看这些计划会不会选我吧,演员真的挺被动的。

腾讯《一线》:生活中喜欢自嘲调侃自己么?

周冬雨:能把自己的缺点和不足拿出来调侃,一定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这也是我以后想做的。

腾讯《一线》:最近也是因为头发的事情上热搜了,所以你是很喜欢经常变一下造型的吗?


上一篇:腾讯大楼起火引互联网公司"三角怼" 网友:官方
下一篇:热点预告:圣诞元旦活动来袭 腾讯年度手游杀手锏
扩展阅读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

一线 | 专访周冬雨:和古天乐拍戏怀着敬畏之心,喜剧真的难演...点击了解…

信心指数回升 经济仍面临
信心指数回升 经济仍面临

原标题:信心指数回升 经济仍面临压力丨第一财经首席经济学家调研 作者:何啸/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摘 要 2018年...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