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严上人与慈济宗门之思想缘起:佛教、儒家与

2019-01-06 20:01

慈济发轫于台湾的历史因缘

 

  证严上人出生在东方世界的一隅——台湾,这个小岛,在过去四百年的历史中,历经西方殖民统治近两百年。其对于西方的资本主义及科学主义有相当程度的熟悉和不排拒,甚至吸纳其为文化的一部分。而中国之儒家思惟在海洋及政治双重隔绝的历史因素下,使得台湾有儒家之深厚传统,但一直未让儒家处于文化的支配性地位。汉传佛教在中国这一片古老大地经过将近一千七百年的发展,对台湾文化及人民之生命观有相当深远之影响。

 

  这“佛教、儒家、西方科学理性”这三股文明汇流在中国地理边陲的台湾,在世世代代的子民为生存奋斗的过程中逐渐融合演进着;这些文明的土壤正是孕育慈济在台湾生长茁壮的结构性力量。而证严上人以非凡的智慧及人格,不自觉地、创造性地,将这股荟萃的人文运用融合,并且发扬光大。

  正如文艺复兴发轫在义大利的小城邦佛罗伦斯,台湾作为中国古老帝国的延伸,有它自己独特的历史命运;这命运使它更早经历西方资本主义及科学主义的洗礼。西方思想浸淫已深,所以它没有中国大陆抗拒西方的激烈过程,也没有发生五四运动中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全盘西化之间的挣扎矛盾,及其所引起的中国社会巨大撕裂及战争。

 

  台湾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但是不同于儒家在中国大陆是基于支配性的思想地位,台湾比较没有儒家在封建社会中,那种以“家天下”的深沉文化结构,因为它多半时间是被西方列国统治。它也没有直接拥抱西方之社会文明,而是以日本作为桥梁,接受历经“明治维新”修正的西方社会体制。佛教信仰在这里逐渐被民间信仰及道教所融合,逐渐失去其独特性及深厚的思想基础。

 

  佛教在台湾有被消融、式微之虑。然而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却为一个全然的文明思惟之生长,提供丰富且相对自由宽广的空间。慈济在台湾的诞生、发展,无疑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必然。历史的必然是这文化的土壤,历史的偶然是出现证严上人这样具时代创造性的宗教思想家。

 

  战火下酝酿之淑世理想

  证严上人生长在一个战乱的后期,他年轻的时候于二次大战期间一样躲过空袭,他看到有一个人为了躲炮弹,跑进防空洞里,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应该是煮饭时来不及放下菜刀就跑出来,而且另一只手臂鲜血直流。原来他只顾着躲炮弹,竟不自觉地让菜刀把自己手臂砍伤。证严上人幼年时小小的心灵看到生命的脆弱及人性互相残杀的伤痕,不禁自问:为何生命必须杀害生命?为何人与人必须互相压迫对抗?

 

  没有人可以正确估计这一段台湾战乱的历史对于证严上人的意义有多深刻?但是一个和平互爱的社会,应该是他早年的岁月中就已经深切渴望的。如同佛陀看到艰苦而思索成道之路。或许历史必须感恩那一段战争岁月并不算长,证严上人因为不须一直躲战火,这使他的生命能在一个更稳定的环境中,自由开阔地发展其人格及思想。

 

  一九六○年代的台湾经济开始逐渐富裕,证严上人的俗家父亲生意做得很好。同时经营将近十家戏院,证严上人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事业管理及待人之道。他对俗世的了解是在那时候奠定的;对于俗事世界充分了解,使他能够在入世志业中不致过度理想化。而证严上人离开家庭证应了他对俗世的超越,一如佛陀生长在皇宫,使他历经人间繁华,但这一切都在更远大的真理追求中显得微不足道。

 

  生死之迷惑契入长情大爱

  一九六一年,是二次大战结束后的十五年,在台中丰原的这一位年轻女子王锦云(即证严上人的俗名),在父亲过世之后蓦然觉悟生命的无常,他开始更严肃地思索着生命的真实意义及最终的境地。那一年,他深切省思,为什么人会往生?为什么我们必须走这一遭?

 

  具历史性影响力的宗教精神领导者,似乎都是从“生死”提问开始,总是不被周围的人理解及接受,他们总都经历过孤寂的心灵历程,而这历程适足以培养其卓越超凡的人格及跨越时代的高远思想。

 

  禅宗慧能大师从弘仁大师一句“世人生死事大”之大哉问,提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之觉醒。历经逃亡的命运十多年,最后才在中国南方安顿下来,然后传颂心法。观照证严上人也一样以生死之大事契入生命的无常,将不舍世间离苦的心转为大爱之情。如他所说:

 


上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下一篇:关注世界经济新年新趋势
扩展阅读
美国国务院报告指责中国
美国国务院报告指责中国

美国国务院报告指责中国人权状况 外交部回应---美国国务院近日发表“2017年度国别人权报告”,涉华部分再次指责中...点击了解…

金融+消费全覆盖 中原银行
金融+消费全覆盖 中原银行

金融+消费全覆盖 中原银行与苏宁易购异业联盟跨界合作...点击了解…